首页 > 作家列表 > 七季 > 擒得暖床夫 >  擒得暖床夫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擒得暖床夫目录  下一页

擒得暖床夫  第6页    作者:七季

  第3章(1)

  夜半更深,鸠明夜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总在想着白天的情景。

  加上这些天从小四那套来的话,他对于这镇上马贼的印象已经完全改观,曾经他们真的是马贼没错,跟着沈落霞的父亲干着没本钱的买卖,也曾遭官府围剿,索性及时逃走,没造成太大的伤亡。

  沈落霞的父亲带着弟兄离开了山中的据点,知道回是回不去了,而另一处藏身的地方又哪是那么好找,当时的沈父已经萌生了解散这帮兄弟,各自去做正经营生的打算,明了这种吃了这顿没下顿的活,不是长久之计。

  在这样的契机下,他们发现了这座被废弃的小镇,当时官府还未修那条新路,小镇地处偏远土地又不适合耕种,镇上的人大都迁去了别处。

  马贼在这里重新安顿下来,沈父认为这是个契机,将这视为老天给他们的一次机会。

  经过三年的努力,马贼的习性未改,可很多人已经渐渐适应了,这种不能大鱼大肉,但起码得已温饱,不用整日担心自己没命回家见老婆的日子,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头儿,沈落霞的父亲旧病复发,在一个夜里无声无息地去了。

  沈落霞自小受父熏陶,自然而然接下了这个“头儿”的位置,但她辈分毕竟不够,帮里很多她要叫叔叔伯伯的人又怎么会服她?更别提还有部分人一直不满于这种市井小民的生活,这下,带头的人一死,这些人的不满也跟着激发出来。

  沈落霞一个年轻姑娘,凭着一股的“拗”劲,硬是挺了下来,想想还真叫人佩服。

  鸠明夜想着这姑娘,将来要如何应付这一堆堆的事,想得竟然失眠了……

  真是怪了!他从床上翻坐起来,看外面已近子时,自己仍无一丝睡意,反而起了无以名状的焦躁。

  他起身喝了杯水,越发的清醒。

  她的事与他有什么关系?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瞎操心了,难道真是闲出了问题?

  推开门,两个守在门外打盹的熟面孔瞇开眼皮瞧他。

  “茅厕。”他说

  他们点点头,又睡着了。

  说到底他又不是他们的敌人,说是客人还差不多,这些人对他的看守已经是走走形式,鸠明夜并没去茅厕,得到这些看守的信任,自己的脚又好得差不多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再留在这里,事情会大大地不妙,具体怎么不妙他也不清楚,总之就是有这种感觉。

  他本想去马房,可出了跨院,人就停住了。

  怎么会这样?他抬头看天,再望向直对他的那间屋子,这个时间,沈落霞的屋中还亮着灯?

  那窗内透出的烛光是千真万确的,光内并不见人影。

  “真是个勤奋的姑娘。”他想,她大概是在对帐之类的吧。

  他本该在乎的是,这姑娘没睡,那会不会对他的逃跑大计有影响,但实际上更吸引他的是,姑娘的房中怎么会传出呻吟?

  那声音很轻很轻,要不是他耳力不错加上此时够静,离这么远,他又怎么注意得到。

  那细声的呻吟是隐忍的痛苦,难道这就是她每晚早早回房的原因?鸠明夜自认自己的好奇心在孩童时期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可他仍忍不住朝沈落霞房前走去。

  那呻吟声越发清晰,站在她的门前,就算不用心也能听得清楚。

  “谁在外面?”凌厉的喝斥声传出。

  鸠明夜吓了一跳,没想到她还挺有精神,他能感觉到屋内人几乎是冲向门前将门打开,一双怒目能把人生吞了。

  一看是他,沈落霞动作一顿,“你在这鬼鬼祟祟做什么?”

  “我要是说我晚上睡不着,本打算偷马逃跑运动一下,但见妳屋还亮着灯,特来关心一下,妳信吗?”

  “你以为我会蠢到不把马房锁起来吗?”

  “哦,那看来省得我白跑一趟了,沈姑娘,我能问一下,妳留我在这还打算做什么吗?白天忘记问了。”

  沈落霞呼了口气,抬眼看他,打发要饭的一样,“你是鸠白秀的堂兄,鸠家人会来救你,到时我拿你为威胁要求见鸠白秀。”

  “够直接,但让我直接替妳引见不是更好?”鸠明夜挑眉。

  “简单说来,我不相信你。”她说:“你放心,我又不会伤你,除非鸠白秀不答应我的条件,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好吧,但沈姑娘妳要注意身体啊,看妳这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好像随时都要晕倒似的……喂!”

  鸠明夜双手上前一托,总算是托住了沈落霞的身体,就在他说那话时,她人已经像个断了线的木偶向地板撞去。

  他是有点故意在逗她啦,不至于气到晕过去吧,也太没幽默感了!

  鸠明夜扶着她进屋,屋内圆桌上点着蜡烛,但并没有账本之类的东西放在上面,被褥也是迭得好好的,那床看上去都不像有人睡过。

  她大半夜不睡觉也不干别的,在这屋里做什么呢?鸠明夜虽然疑惑,但也顾不上那些,把沈落霞放到床上,才注意到她脸色不只是不正常而已,就连体温也很不正常。

  “妳在发烧?”他甚至不用真的碰到她,她周身热腾腾的气又不像发烧那么简单。

  “没有,不用你多管闲事。”她皱着眉,很费力地对准焦距看他,“不要乱说话,离开这。”

  鸠明夜这会真的不会离开了,而他也再没了逗她的闲情,他的表情变得正经无比,眉间少见地促起一座小山。

  这个症状,他以前见过,是在他所驻扎的军营附近,靠近少数民族山区的地方,那是一个少女,衣衫不整,面色如火,神智也处在半昏迷状态……

  因为那件事,有四个士兵被处了军法。

  “是谁给妳下了这么狠的药?”那少女又恨又无助的脸,浮现在他脑中,与面前的这个女人重迭。

  然而,又不只是重迭,对于那名少女,他只是惋惜,而如今,如今……

  “落霞!是谁做的?”

  沈落霞似乎是被他这一嗓子吓着了,呆呆地瞪着杏眼。

  他那双眼从来都是狡诈多一点,有过这种凌厉的时候吗?他那张嘴吐出的话,从来都是叫人摸不着头脑,好没正经,他也有质问人的时候吗?

  他是在生哪门子气啊。

  圆圆的杏眼渐渐瞇了起来,沈落霞都很奇怪,自己的心竟然平静了些,“你知道?那也好,不要告诉其它人,我答应不再为难你,放你回去就是。”

  “所以妳一定要找白秀,就是因为这个?”

  鸠明夜联系起了一切,她一定要见鸠白秀,是要他帮她解身上所中之春药。

  这种春药不同一般,根本是毒药,中毒者每晚太阳落山后发作,先是周身发热,头晕目眩,然后越发严重,到子时时是药性最强的时候,中毒者如百爪挠心,皮肤似被热蜡烫过,五脏六腑更如被小虫叮咬,忽冷忽热难受之极。

  而唯一可解这种毒的方法就是与异性欢好,但就算这样也只是一时,隔天日落,同样的痛苦还会重复,除非服用下专门的解药,否则可以说这人,一生就要活在这种痛苦之中。

  这样的毒,就算是白秀也不知是否见过,但除了找他又没有别的方法。

  想这姑娘每晚竟都是像这样,把自己关在房里熬到白天,而他来时起她就已经这样,那她又是何时被人下了药,已经这样多久了?

  难怪她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差,这样下来,晚上根本睡不了什么觉,身体的负担更非常人所想,白天还能装得没事人一样,也真亏得她了!

  “妳就不会直接进京去找他吗?”非要编什么定亲之类的话,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

  虽然知道她会这么迂回定有她的道理,但他就是气不过啊,一想到她有病不治,为了这样那样的理由拖着自己,他就好气。

  “你……真是啰嗦……”沈落霞很不服被他说教,“这种事,能去药堂看吗,直接找鸠白秀本人……他又不是坐堂的大夫,哪那么好找……再说,也不能让别人知道我……”
欢迎您访问狠狠撸小说,努力做最好的免费狠狠撸小说阅读网!

 
 

狠狠撸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狠狠撸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狠狠撸小说、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七季的作品<<擒得暖床夫>>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狠狠撸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