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七季 > 擒得暖床夫 >  擒得暖床夫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擒得暖床夫目录  下一页

擒得暖床夫  第11页    作者:七季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别怕,我爹娘这会都去南方避寒去了。”

  “我又没说这个!说得我是怕见公婆的小媳妇似的。”沈落霞追上他两步,她讨厌这种被他戏耍的感觉。

  “你不是吗?你来京的理由不就是来看未来岳父、岳母的?”鸠明夜见她整个脸都垮了下来,不禁心情太好,笑了起来。

  那是她出来时编的幌子,一路上他却总是在拿这个戏弄她,就是到了家也不见安分些。

  鸠府的小丫头们都躲在一起,好奇地看着许久未归的少爷,有些胆大的家丁干脆停下了手里的活,很没大没小地喊道:“少爷,白公子家的老李说您跟个大姑娘跑了啊!”

  “我这不是把大姑娘带回来了。”鸠明夜也不恼,倒是沈落霞脸色又红又紫,有种想暴打他一顿,想打死他后自己自杀。

  这下,所有好奇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她的身上,沈落霞咒骂起鸠家的前院怎么这么大,什么时候能走到头?

  可能是他爹娘不在,鸠明夜人显得肆无忌惮,跟谁都能闹上两句,一点没有做主子的样子,他更吩咐人把午饭改在庭院,沈落霞管不着他在自己家要怎么吃饭,但他也执意要她跟着他一块吃,这就很让人头疼了。

  鸠府的后院,假山灌木齐备,造型美观讲究,一看就是有专人在打理,他们吃饭的地方就是在这美景之间的石桌上。

  时至深秋,沈落霞还想着在外面吃不等于活受罪,结果一看石桌上摆的,竟然是火锅。

  鸠明夜已经坐在桌前,正举着筷子冲她招手。

  “你倒真是会享受。”沈落霞坐下,对着一桌子菜发呆,旁边本来负责涮肉的小姑娘被鸠明夜支走了,说是自己来就可以了。

  真是人要衣装啊,沈落霞感叹着,这会的鸠明夜换上了他自己的衣服,在这素雅别致的院中悠闲地吃着火锅,看上去倒真像是个不问世事的少爷。

  但他也曾被她关在一间狭小的屋子里,虽然沈落霞并不觉得自己亏待了他,但跟他平日的生活比起来,在太合镇的时候真是委屈了他。

  “那话怎么说来着?人生得意需尽欢,莫待无花空折枝。”

  “是这么说的吗?”她还真的认真去想。

  “管它是不是,这个时节在外面吃火锅感觉最棒了。”

  正说着,一个小丫头拿着件披风过来,停在他们跟前,道:“少爷,您吩咐给沈姑娘的披风拿来了。”

  沈落霞吓了一跳,反射性地就说:“我不需要。”

  那小丫头看她的反应,忍不住低笑起来,沈落霞脸上又是一股子的燥热。

  “这正值正午,再说现在又还没真正入冬,用不着这东西,我身子又不弱。”她补道。

  “我知道你身子不弱,这披风拿来又不是要你现在就穿,你慌什么,等到下午太阳落山自然就凉了,我家除了我娘外没有别的女眷,总不能拿我娘的棉衣给你,所以只能先拿这披风将就一下,还怕我焐死你不成?”他吩咐那小丫头把披风放在一边。

  仔细一看,那披风好像确实是男款,只是小了点,所以一开始没有注意。

  “是我前些年穿的,你可别嫌弃。”鸠明夜笑道。

  “你这人倒是奇怪,突然又懂得照顾起人了。”沈落霞不想在这事上跟他纠结个没完。

  她不纠结,那边鸠明夜的笑脸却是僵了几秒,不依不饶起来,追问:“我在照顾人吗?怎么个照顾法?”

  “是是,你只是在尽‘地主之谊’。”

  这答案不是鸠明夜想听的,他仍非要她说出他哪方面是在“照顾人”,沈落霞觉得他这是在没事找事,明摆着的事却在装傻,一定又在想什么主意好取笑她,他越问她越是不理。

  第5章(2)

  两人正这么僵持着,像是府中管家的一个中年男子小跑着过来,说鸠白秀到了。

  沈落霞也忘了正在和谁斗着嘴,心瞬间就提去了嗓子眼,向着后院入口看去。

  那边,一个衣着浅绿色华服的男子满面笑容,正向这边而来。

  那个人就是鸠白秀?虽然知道他是鸠明夜的堂弟,但仍是没想到传闻京中医术最为高明的人,会是这样年轻,儒雅,他五官跟鸠明夜倒有三分像,但给人的感觉全然不同。

  鸠明夜像湖,平静的表相下蕴藏着深不见底的危险,而鸠白秀嘛,像云。

  对于这位来访者,鸠白夜也表现得不甚欢喜,真是奇怪,为什么他的兄弟朋友每个都像是对他很好,但他都总摆一副臭脸呢?反而对外人倒总是副好好先生的样子。

  “是哪个多嘴多舌的家伙,跑去你那说我回来了?”他放下筷子前,特地把沈落霞的碗里挟得满满的,跟她说:“吃。”

  “吃?”沈落霞看着自己面前的小山。

  “你只要负责吃就好了。”

  他在生什么气啊?没头没脑的,沈落霞想,一般这种情况下,他不是正好将她引荐给鸠白秀吗?怎么好像正好相反,他是在打发她,让她没机会跟鸠白秀说什么话?

  “刚才商水瑶去我那说你回来了,有急事找我,”鸠白秀脸上有着掩不住的吃惊,“真没想到他还真把你找到,而且还让你回来了。”

  “什么时候你们关心的重点能在我的安危上,我就该感激了。”鸠明夜用脚指头想也该料到以商水瑶的人品,一定是希望沈落霞的事快点结束,他好随他回去边关,才急着去找鸠白秀的?不然,难道是真去为他报平安的不成。

  “那,你找我是……”鸠白秀自然而然地看向沈落霞。

  从刚刚起就一直心情忐忑的沈落霞倏地从椅上站起,像是个头回见考官的学生。

  “你干什么?吃东西!”鸠明夜瞪她。

  她不客气地回瞪,两人正在你瞪我,我瞪你时,鸠白秀很有礼貌地对沈落霞弯腰施个了礼,“这位想必就是落霞姑娘吧,这些日子家兄多亏你关照了。”

  这是在讽刺她吗?怎么他们鸠家人都这么喜欢亏人的,但是看上去又好像十分真诚。

  “哪里。”沈落霞磕磕巴巴。

  “白秀,你先去厅中等一下,找门房要杯水喝,等我吃完饭去和你说。”

  沈落霞差点把那只火锅扣到鸠明夜头上,要不是那锅子太烫,她真的会那么干,他那是什么态度啊?可现在不是他在求人了,竟然像打发要饭的一样打发鸠白秀,人家会乐意帮忙才怪了。

  “好吧,那我先去找小翠聊天,你慢慢吃。”鸠白秀笑笑,怎么来的就怎么走掉,真像是一朵云。

  鸠明夜又拿起筷子,看着呆在原地的沈落霞,她还一直看着鸠白秀消失的方向,令他不悦地出声提醒:“人跑不了,都说了会帮你的。”

  “鸠明夜,你到底是有什么魔法啊?”沈落霞佩服万分,“为什么他们都对你这么好?”

  “谁对我好了?妨碍风尘仆仆的我吃饭,这叫对我好吗?”

  “可是人家特意来看你,让他那样等着不好吧?要不你先吃着,反正我已经吃饱了,我先去前厅……”

  “饱什么饱!你碗里的东西都没动过,光盯着白秀流口水,你坐下吃饭,别忘了你现在是在跟我吃饭。”

  他挥着筷子都像挥着刀子,明明没什么危险性可叫人看得心惊胆颤,沈落霞想,他这种任性也是被身边这些人惯出来的吧?为了早点去找鸠白秀说正事,她坐下来以最快的速度吃完了饭。

  没想到,结果鸠白秀也拿她身上中的这种毒毫无办法!

  为了怕被她误会是他在应付,鸠白秀特地仔细地说明了这种毒的毒性,说那应该是从苗人传来的一种毒,与其说是药,不如说更接近于蛊,和普通毒药的区别就在于时间性,一般的毒药,要嘛立竿见影,要嘛缓慢地置人伤害,但都有一个由缓到深的过程,可这种毒从始至终都是那样,更像是寄居在人体内的另一种物质,并不是普通的草药就可以抵消。

  沈落霞心都凉了,鸠白秀安慰她让她不要太担心,既然是苗人的毒,那么苗族就一定有解法,只不过需要点时间罢了。
欢迎您访问狠狠撸小说,努力做最好的免费狠狠撸小说阅读网!

 
 

狠狠撸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狠狠撸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狠狠撸小说、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七季的作品<<擒得暖床夫>>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狠狠撸小说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