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衣沅 > 我依然记得怎么说爱你(上) >  我依然记得怎么说爱你(上)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我依然记得怎么说爱你(上)目录  下一页

我依然记得怎么说爱你(上)  第14页    作者:衣沅

  车赫凡不解她拒人於千里之外是为什麽,他们应该没那麽生疏吧?

  「真的不必,我的公车很快就来了。你先走吧,要不警察真的来赶人了。」强烈自尊心在她心中发酵,逼迫她就是不愿再接受他虚伪的热心。

  「什麽不必,你的脸好白,嘴唇也变成紫色了,再淋下去一定会生病。」他不再听她任何理由,抓起冰冷小手往停车方向走。

  他想不通她在拗什麽。难道她自己不清楚,在这准备升学的关键时刻又要兼差赚钱的节骨眼,她能出差错吗?

  「放开!不要拉我!车赫凡,我都说不必了,你干嘛拉我?」汪羽璇硬是不要上他的车,在雨中跟为她撑著伞的车赫凡拉扯。

  「你够了吧引」车赫凡不容她挣脱,硬施了点力气握紧她的手,严厉语气彷如命令。「汪羽璇,你是怎麽回事?什麽时候了还耍个性,快上车!」

  「好痛……」车赫凡失控的力道让她痛得两眼盈泪,哑著嗓子低喊:「你很奇怪耶!我喜欢淋雨、喜欢挤公车你有什麽意见?难道要这样硬把我拉上车,非把你泛滥的同情心倒在我身上,才能满足你高高在上的贵族王子虚荣心?车赫凡,我叫你放开!放开我!听到没有?」

  尽管她一再抗拒、一再控诉,车赫凡依然不改要送她回家的意志,他小心撑著伞为她遮雨,护著她不被拥挤的人潮碰撞,对她嘴里吐出的咒骂置若罔闻。

  直到将她「押」进车内,他二话不说先丢给她两条乾净的毛巾,冷著脸道:「赶快把头发擦乾:什麽喜欢挤公车回家,你以为自己是无敌铁金刚?天冷又淋雨,万一真病了,你怎麽应付打工和上课?真淋出什麽病来,看病住院、吃药打针都不用花钱吗?请问,现在的你有闲钱可以生这种浪漫的『闲病』吗?」

  「我……」汪羽璇冻僵的唇开了又闭,面对他字字铿锵的指责,她真的没有理由可以反驳。

  然而,即使他再理直气壮,汪羽璇对他强押自己上车的举动仍是满腹委屈。他以为他是谁?他以什么立场管她生不生得起病、看不看得起医生?

  不过就是普通的同班同学罢了,他是吃饱太闲啊?好好同学的角色不演,非要这麽有心有情地一让人控制不了,产生无限遐想?

  汪羽璇忿然瞪著车赫凡,却对上他含情脉脉的眼,电光召火的瞬间,她赶忙收回眸、垂下眼睫,不敢再对上他似乎能看透一切的炯锐目光,她害怕心中那堵自尊的高墙,会因为他眼中不能解释的温情而瓦解。

  「……别气了,赶快把头发擦乾。」

  面对她的沉默无语,车赫凡也无力再说什麽,他长长叹了口气,幽湛黑瞳从锐利变成温柔款款,和缓低声问:「对了,你家住哪里?哪一区?什麽路?」

  「在XX区,XX路。」汪羽璇不再坚持,他的好心好意那麽明显,何况车里还有他家司机在,她总得识大体,别让好心的他为难。

  「高叔,麻烦你先到我同学家,XX区XX路,麻烦你了,谢谢。」车赫凡非常客气地交代前座的司机。

  之後,这一路他们再没有多说一句话,在近一个小时的路程里,车赫凡和汪羽璇各自怀抱心事,车窗外的灯火流离不断随著雨势及车速变幻光影,正如在他们心  中翻搅的情绪,时而黯淡、时而灿烂……

  *

  送汪羽璇回家後,车赫凡必须绕过大半个市区才能回到自己和母亲居住的滨河豪厦,进家门已比平常到家的时间晚了一个多小时。

  「赫凡,你回来啦?怎麽今天特别晚……累不累?赶快去洗洗手,我们准备吃饭了。」车赫凡的母亲金毓贤从客厅里迎出来,连串问题表露她的关心。

  穿著日剧里女主人常穿的典雅淡米色套装,柔顺黑发梳成髻,光洁的耳垂和颈项配戴著日本粉红珍珠连缀成套的耳坠及项链。

  她的气质长相和服装打扮都很日本,连笑的时候都很日式,猛一看活脱脱是台湾版的「黑木瞳」,浑身散发成熟美女独有的、融合性感与感性的华贵气质。

  金毓贤不满二十岁就生下车赫凡,不满四十岁的她有个快十八岁的儿子,车赫凡站在身边就像她的小男朋友。

  生出优秀出色的儿子是她最大的骄傲,金毓贤深爱独生子胜过一切,为了儿子她愿意忍受委屈,吞下所有财团大老板不见天日的三姨太所该受的鄙夷,及社会舆论的挞伐。

  「妈,您还没吃晚餐?不是说不要等我吗?我今天顺道送一个同学回家,所以才会这么晚。」车赫凡心疼地看著美丽的母亲。

  母亲的脸庞总是绽放宽厚和蔼的笑颜,那朵温暖轻柔的笑靥正是承受诸多压力的他能得到的唯一安宁温馨的来源。

  「也不差这点时间,一个人吃晚餐多没意思。对了,你刚说『顺路』送同学回家,你同学不是家里都有车子接送吗?」

  金毓贤慈爱的看著儿子,基於母子连心的直觉感应,她明显发觉儿子的情绪不太一样。

  「这位同学家里出了点事情,经济状况比以前困难很多,所以她得搭公车上下课,今天我刚好经过公车站牌,看到她淋雨在等公车,怕她生病才送她一程。」

  「这样啊……那的确该送人家。」金毓贤点点头,称许道:「有缘当同学,既然同学有困难而我们又可以做得到,当然义不容辞伸出援手。辛苦你同学了,他在学校里一定不好过吧?」

  「是啊,好多势利眼的老师和同学都欺负她。听说她连学费都缴不起,只能在学校餐厅洗碗盘抵帐。」

  「真的?有这麽严重?」金毓贤不可置信地摇头。「既然这样,为什麽他还要继续念下去?他可以转到一般高中,精神和经济的压力也没那麽大。」

  「妈,贫穷并不是罪恶吧?穷的人也有读书的权利啊!」车赫凡很为汪羽璇在学校受的不平等待遇抱不平。「我真不懂!为什麽那些在讲台上满口仁义道德的老师,会用那麽卑劣下流的语词嘲笑她?穷又不是她的错!」

  「穷或许没有错,穷也不可耻。但是穷会让人失去自尊,让人气短。」金毓贤一面帮儿子挟菜,一面以感同身受的口气道:「赫凡,你要知道社会是现实的,跟你小时候读的童话故事完全不一样。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社会,不是我踩你就是你踩我,所以,我们要行善也得衡量自己的处境跟能力。」

  「妈,你说到哪去了,帮助同学哪有这麽复杂?」车赫凡蹙起眉,凛然眼光看著母亲。「只是下雨天送她一程,不关什麽利益冲突吧?妈,我不喜欢你们大人什麽事情都想到利益。如果做每一件事都要求好处,都要有报偿,那做人会不会太累了?她家里垮了,连基本生活都有问题,这种时候去质疑别人有什麽心机,好像太超过了。」

  「呵,儿子你会不会反应太激烈了?以前你跟你爸谈起生意的事,你也认同商场上唯利是图,不必讲仁义道德的啊!」金毓贤轻轻笑了起来,深深看了他一眼,问道:「我想,你应该很喜欢这位同学。至少,你认同、相信这个人,才会心里不设防。」

  「这……或许是吧……」车赫凡被母亲的问题给问倒了,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汪羽璇?

  他只知道看见她一个人落寞无助的时候,心总不能扼止的抽痛,好像有人用细针挑动他的神经,一抽一抽地、无力地疼著……

  无法抗拒的心软算是喜欢吗?当他看见她孤绝的身影伫立站牌下,他的心猛地缩了再缩,巴不得站在那儿淋雨的是自己。

  这样的情绪就算喜欢吗?车赫凡懵懵然不得其解。

  都到家那麽久了,他的心还悬著她凄清忧愁的容颜,他还担心这麽冷的天,她回到家里,有没有一碗热汤暖身?

  想著,他清俊帅气的双眉又紧紧蹙拢了。
欢迎您访问狠狠撸小说,努力做最好的免费狠狠撸小说阅读网!

 
 

狠狠撸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狠狠撸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狠狠撸小说、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衣沅的作品<<我依然记得怎么说爱你(上)>>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狠狠撸小说首页!